西门庆被春药爽死前的暗示

by admin on 2019年7月5日

7月23日,一位不具名女生发文指知名公益人,“乙肝斗士”雷闯曾性侵自己。当天晚上,雷闯在个人朋友圈发布声明,承认性侵指控。

正常的男女之事本是生命的交合,但纵欲则是生命之火无节制的燃烧。世间没有长明灯。透支了生命,肯定会隐含着生命的危机。惠莲与西门庆曾有过两次私会,都在藏春坞雪洞子里。在这儿行男女之事,无疑有象征意味。
用王婆的标准来衡量,西门庆本是个“潘、驴、小、邓、闲”五美俱备的性技能手。但他犹嫌自身生命力未得到充分发挥,于是用淫器与春药去发掘生命的潜力。
胡僧施药给西门庆,虽也卖过关子,说什么:“我有一枝药,乃老君炼就,王母传方。非人不度,非人不传,专度有缘。”西门庆贪得无厌,因欲以二三十两白金来买那药方,遭胡僧拒绝:“贫僧乃出家之人,云游四方,要这资财何用?”临别又反复叮嘱西门庆:“不可多用,戒之,戒之!”应该说胡僧已将药的用法与注意事项交代得清清楚楚,已尽施药责任。剩下的事,就看西门庆自己在纵欲与生命、情感与理性、愿望与能力……诸种矛盾中如何行动了。
春药原则上是采补养生的。“服久宽脾胃,滋肾又扶阳”,“玉山无颓败,丹田夜有光”,“一夜歇十女,其精永不伤”云云,是胡僧所言性药的功能。其实,“从现代医学的眼光看,凭借春药人为地激发性力,虽可奏效于一时,从长远看无异于饮鸩止渴。从现代性哲学的观点看,崇拜药具也是一种异化,人在这种性关系中变成了工具的奴隶,而失去了自由与活力”丁东《〈金瓶梅〉与中国古代性文化》,《名作欣赏》1993年第3期……
正常的男女之事本是生命的交合,但纵欲则是生命之火无节制的燃烧。世间没有长明灯。透支了生命,肯定会隐含着生命的危机。惠莲与西门庆曾有过两次私会,都在藏春坞雪洞子里。在这儿行男女之事,无疑有象征意味。请看书中描写:
老婆进到里面,但觉冷气侵,尘嚣满榻。于是袖中取出两个棒儿香,灯上点着,插在地下。虽故地下笼着一盆炭火儿,还冷的打兢。
这气氛是死亡的气氛。惠莲并没有象别的女性那样昵称西门庆为“达达”,而是放肆地说:
冷铺中舍冰,把你贼受罪不济的老花子,就没本事寻个地方儿?走在这寒冰地狱里来了?口里啣着条绳——冻死了往外拉。
“地狱”、“死”、“绳”,这里都点到了,是作者的暗示,还是惠莲的预感?或许两者皆有之,只有西门庆却浑然不知。

中国资深媒体人章文被举报性侵。(取自百度百科)【泰国世界日报系北京26日电】中国知名媒体人章文近日被曝光趁女生醉酒性侵,女作家蒋方舟也指控其「摸大腿」。章文对此全盘否认,称与爆料女生是「自愿发生关係」;爆料女生则隔空回应,保留有作为物证的内裤。中国文化界近来掀起#MeToo狂潮,继高校教师、公益名人被揭丑闻后,现年44岁的时事评论员章文也捲入性骚疑云。新京报报导,女子晓静发长文爆料,章文在一次聚会后对醉酒的自己性侵,「被迫发生关係时曾一直哭着哀求,但未能阻止对方。」事后她小範围公开该情况,还屡次受到威胁。晓静指出,章文的儿子正打算来美国读书,章本人亦计画赴美,因此晓静曾被章文短讯警告:「如果因为你而导致我儿子不能出国读书,我会採取一切可以採取的手段」。公开资料显示,章文是知名媒体人,曾在多家媒体供职。晓静在名为《章文,停止你的侵害!》的文中提到,她与章文曾在同一个微信群,章文添加她为好友并称与其导师十分熟悉。报导说,章文承认和晓静发生过关係,但并没有强迫,「可以理解为一夜情,或者一个女孩子对有点名气的媒体人的倾慕」。此外报导称,还有四名女性自称也遭章文性骚扰。女作家蒋方舟称,她和章文曾参加一个日本交流项目,回中国前多人一起吃饭。「他一直摸我大腿,被制止后继续摸,我要回住处,他试图尾随我。」她提到,自己回去后,仍继续接到章文发来骚扰微信。媒体人易小荷则回忆,六、七年前与章文为同事时,他曾约自己吃饭,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被摸过大腿。章文承认确有摸过大腿的行为,但表示亲密行为是在喝酒等特定的场合,「喝了点酒,大家搂一下、抱一下、合个影,怎么就成了性骚扰呢?」有北京律师说,如果非情愿的情况下被摸大腿,就算性骚扰。但用民事手段维权,因为举证难、诉讼成本高、维权效果不彰,大多数被骚扰者只能忍气吞声。

7月25日,一篇《章文,请停止你的侵害》的文章在网络上热传。作者显然是一位年轻女性,称自己于2018年5月15日被两度入选“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”的知名媒体人章文强奸。章文并在事后对她说:“你永远摆脱不了做我女人的命运,我上过100多个女生。”

图片 1

以这两件事为起点,“公益圈”、“公知圈”这两个高度重合又互相加持的圈子连续发生“手榴弹炸粪坑”式的“爆炸”——一个又一个头顶光环的“公益人”、“公知”被曝曾骚扰、性侵甚至强奸女性。

有人粗略的统计了一下,一二三四五六……已经十二个人了,名单还在增加。“罗伯特议事规则专家”有之,“自由在高处”的作者亦有之,几乎所有台面上最活跃的、态度最激烈的、最亲美、最迷恋民国、最痛恨文革的自由派公知,都在其中了。

公知们显然乱了方寸,他们的回应也真不像样——摸蒋方舟大腿的理由,居然是她有多名男友;摸易小荷大腿的理由,则是她离过婚,经常出现在饭局上。

“和尚动得,我也动得”,阿Q的逻辑生命力真够强的。在这些知名公知那里,女性完全成了没有任何主体性的欲望对象,自由啊、权利啊、人格啊都没有了。

很明显,他们挂在嘴边上的,他们都不信;他们真信的,他们都不说。

这是一次大规模的破产。

前几年,随着中东、乌克兰等陷入混乱与内战,他们在政治上破产了。没有人再愿意听信公知的忽悠,让中国也步这些国家和地区的后尘;

这几天,随着蒋方舟、易小荷等人站出来,公知们在道德上也破产了。

他们希望别人相信他们是华盛顿、甘地、曼德拉、马丁路德金,但人们看到却只是西门庆!

是的,公知已经西门庆化了。纵欲,上更多的女人,上各种各样不同的女人——既是他们的人生目的,也是他们的目标。

季羡林想实现而没有实现,只能在日记里意淫,文怀沙有条件实现但因为年事已高力不从心的目标,今天年富力强的公知都已经得遂所愿。

看来,对他们来说,像西门庆那样在高潮中死去,才是最精彩的人生。

图片 2

“普世价值”之类的东西,不是追求的目标,只是一盏用来照射女性的强光灯,目的为了让她们头晕目眩或不知所措,以至于不能推开去解开她们腰带的手。

他们还没有像乌克兰、格鲁吉亚的公知那样上台执政,就腐败成这个样子,真是非常耐人寻味。

他们言必称美国、西方,总是以西方文明在中国传播者自居。

但西方文明的精神并不是这样的。

被称为“资产阶级的马克思”的马克思·韦伯就认为,勤勉、认真、机敏、精心谋划、科学管理、节欲、以节省的原则获得最多的财富,这才是资本主义精神。

在着名的《鲁滨逊漂流记》中,对具有典型的“资产阶级人格”的鲁滨逊来说,获取利润才是他唯一使命。甚至在他获得最大胜利的场面中,性的诱惑仍然被排斥在外。当鲁滨逊过了一段荒岛上离群索居的生活后,开始注意到他的孤岛缺乏“社会”时,他为求得“同伴”的安慰而祈祷,然而读者们却发现他所渴望的只是一个男性奴隶。

图片 3

中国公知极端纵欲的西门庆人生,意味着他们比富有进取精神的资产阶级还等而下之,他们代表了一种极为腐朽的文化。

这种文化只重现世的享乐与感官刺激,丝毫不考虑未来与长远——我死了以后哪管洪水滔天?!

资本主义的价值观把积聚财富本身作为目的,西门庆的价值观则把极度纵欲,各种花式啪啪作为人生目的。

西门庆真的就是今天中国公知的祖师爷!

一切道德和操守,都来自于对未来、对彼岸的信仰。

公知的西门庆化,原因正是他们失去了彼岸或者信仰的结果。

很可能,他们也从来没有真正的彼岸或信仰。

他们自己不信的东西,却要推销给中国作为未来改变的目标,这不是害人吗?

尔曹身与名誉俱灭,不废江河万古流!

图片 4

公知们破产了,不会影响中国的进步。正相反,中国会因为他们破产,而迎来更加美好的未来。

天若有情天亦老,人间正道是沧桑!

未来属于人民,属于社会主义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